手機版
1 1 1

啃下硬骨頭,黨建扶貧這樣干②:支部唱主角 拓寬產業路

  今年以來,貴州從江縣聚焦產業扶貧,組織農業專家指導產業發展。圖為農業專家在貫洞鎮八洛村千畝百香果基地“會診”。

  脫貧攻堅鏖戰正酣,不少扶貧干部感慨,脫貧摘帽不難,但穩定脫貧、增收致富不易,發展產業是一條繞不過去的路。

  在最后沖刺的關鍵時期,不少未摘帽地區把產業扶貧作為主攻方向,通過建強村級黨組織這個主心骨,破解產業發展的路徑、市場、人才等突出瓶頸問題,讓群眾摸得清市場、看得見希望,真正激發出產業扶貧的內生動力。截至4月中旬,52個未摘帽縣已發展主導產業122個,帶動300多萬貧困群眾人均增收1700多元,近三分之二貧困人口有新型經營主體帶動,一方水土“富養”一方人的脫貧新圖景正徐徐展開。

建強主心骨 提升戰斗力

  一場春雨過后,甘肅宕昌縣木耳村中藥材基地機器轟鳴,隨處可見點播地膜當歸的忙碌身影。“過去一直沿用一家一戶傳統種植模式,規模小、群眾增收難。現在村黨支部帶領群眾調整產業結構,進行標準化、規范化、農機化種植,還與中天藥業、宕昌羌源公司簽了訂單,旱澇保收。”木耳村村主任馬有全說。

  春耕開始前,木耳村聯合周邊三個村黨支部,鼓勵村民把產業發展到戶資金入股到村兩委領辦的合作社,由合作社與貧困戶簽訂入股協議,明確分紅的原則、辦法。合作社對村民流轉的土地統一種植、管理,年底統一采摘、銷售、分紅。

  群眾富不富,關鍵看支部,黨支部就是帶領群眾發展的主心骨。為全力啃下最后的硬骨頭,甘肅緊扣產業扶貧中存在的問題分級掛牌督戰,8個未摘帽縣聚焦突出問題開展靶向療法。宕昌縣著眼提高村兩委帶貧致富能力,制定村干部隊伍能力素質提升輪訓方案,同時建立村黨支部領辦合作社帶動產業發展的新機制,選出200多名村支部書記擔任合作社理事長,推動黨的政治優勢、組織優勢轉化為產業發展優勢。

  這并非宕昌一地的實踐。脫貧攻堅決戰打響以來,未摘帽地區牢牢把握抓黨建促脫貧這條主線,讓支部在農村改革發展中“唱主角”,提升基層黨組織服務產業發展的能力。不少村干部感慨,黨支部戰斗力強了,參與扶貧產業的程度深了,脫貧致富更有底氣了!

  被高山峽谷環繞的云南怒江州,產業基礎薄弱,曾經有不少村兩委欠缺辦法、致富無門,產業扶貧進展緩慢。近來,怒江州把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作為增強基層黨組織戰斗力、創造力、凝聚力的政治工程來抓,支持村集體創辦各類農民產業合作社、專業協會等服務實體,鼓勵村集體利用荒地、林地資源發展特色農業。目前,全州255個行政村中有232個村收益超過3萬元,基層黨組織服務產業發展能力穩步提升。

  瞄準實戰靶心,淬煉精銳之師。在逐村逐人分析研判的基礎上,甘肅臨夏州對小學文化程度、年齡60歲以上的村干部和履職能力不強的村干部集中調整撤換。緊盯村干部能力短板,開展精準化教育培訓,州級對新任村干部全員輪訓、對現任村干部示范培訓,縣市對所有村干部開展全覆蓋輪訓,同時組織動員800多名村干部參加大專學歷教育,提高村干部服務產業發展的能力素質。一大批有干勁、會干事、正派公道的村黨組織帶頭人,成為帶領群眾謀發展的中流砥柱。

  強主心骨,關鍵在強作風、鼓干勁。曾經貧瘠甲天下的寧夏西海固,不少貧困村因為抓產業不實,扶貧產業發展難度大。目前自治區最后一個未摘帽的貧困縣西吉縣就在固原。

  從3月開始,一場“查損補失、查漏補缺、查短補齊、查弱補強”的脫貧攻堅“四查四補”專項行動正在西吉全縣深入開展,5900名第一書記、村組干部等全面下沉到貧困村和貧困戶家中,逐一查漏補缺。在下沉干部的共同努力下,年初受疫情影響,外銷受阻的43萬噸馬鈴薯基本清倉,銷量跟往年持平,價格還比去年漲了點。

  “馬鈴薯產業是我們的命根子,多虧了村干部,這下懸著的心放了下來。”紅耀鄉小莊村貧困戶郭連軍說。這兩天,他又收到政府發放的1000粒原種。

黨建“鏈”上產業鏈 農戶抱團闖市場

  網絡直播、整理訂單、打包、配送……今年2月以來,如火如荼的“直播帶貨”背后,是貧困地區產業發展的火熱實踐。

  一邊忙著采摘食用菌,一邊忙著開拓網上銷路的貴州從江縣加瓦村第一書記梁學輝頗有心得:“再好的扶貧產業,如果單打獨斗、不成規模也很難實現穩定脫貧、整體致富。所以,村黨組織必須引導村民把資金、土地等生產要素進行有效整合,通過利益聯結機制,變單打獨斗為抱團取暖,確保貧困戶穩定增收。”

  受疫情影響,四川涼山州的鹽源蘋果一度滯銷,但得益于“支部+合作社+龍頭企業”的利益聯結機制,合作社對接“蘇寧拼購”開拓銷路,幫助數萬斤蘋果“飛”出大山。“以前年收入只有七八千元,現在跟著專家學習蘋果種植技術、做蘋果拼購,年收入一下子翻了番。”柯登村的一名村民高興地說。

  據統計,目前全國已經有92%的貧困戶通過“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等方式參與到產業發展當中,越來越多的貧困戶分股金、收租金、拿薪金,家庭收入穩定增長。不少未摘帽地區根據自身情況,量體裁衣,在黨建引領整合資源方面完善機制、補齊短板,狠抓攻堅——

  組織如何發力?貴州不斷在實踐層面破解這一難題,實行了12位省領導領銜12個特色產業的高位推動舉措,宣傳部長抓茶產業、組織部長抓食用菌產業、政法委書記抓蔬菜產業……黨管農村工作的優勢和傳統得到極大發揮;在全省范圍內推廣“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組織方式,把黨支部建在合作社中、產業鏈上,推動村集體經濟和群眾“雙增收”。還剩兩個未摘帽縣的黔東南州已建立1600多個合作社黨支部,組織帶動28萬農戶加入合作社抱團發展,有效防止和減少脫貧后返貧的現象。

  資源如何聚合?“支部+扶貧車間”模式被稱為甘肅臨夏州的一次“革命性變革”。黨組織牽線搭橋,一手牽起企業資源、培訓力量,統籌資金使用,一手發動黨員進行示范引領,建設廠房式、居家式、合作社式扶貧車間,讓群眾掌握技能、就近就業、增加收入。目前,臨夏州共建成扶貧車間134個,帶領7100多名群眾在家門口實現穩定就業。“小車間”鼓起了農民群眾的“錢袋子”。

  聯建幫扶如何幫、怎樣扶?新疆和田、喀什兩地區深入挖掘內地省區市和援疆單位的幫扶資源,黨組織聚焦重點、瞄準難點,圍繞基礎設施薄弱、交通不便等難題,服務招商引資、拓展產品銷路。“五一”假期,48.1噸來自新疆和田洛浦縣的冷凍白條鴨,通過點對點運輸,“飛”進了北京市場,解決和田帶貧企業的燃眉之急。這場跨越了8000里路的“相聚”,正是兩地結對幫扶工作走向深入的寫照。目前,北京四系鴨繁育養殖基地落戶洛浦,提升當地“造血”能力,5000個貧困家庭戶均增收3000元以上。

  黨旗飄處產業興。專家表示,在產業鏈中注入“黨組織+”的力量,讓黨組織的政治優勢與各層級的技術、資金和市場優勢無縫對接,即便從事低端種植養殖業的小農戶,經過標準化的科學管理,也能成為龍頭企業的供應散戶,走上脫貧致富之路。

激活內生動力 增強產業“續航力”

  “都有,都有啊。”4月5日,四川涼山州金陽縣李子坪村委會的平壩上,基層干部正把魔芋種子“借”給建檔立卡貧困戶。領取種子的群眾在收獲時按同等重量歸還魔芋,若還想擴大生產規模可以申請延遲歸還。依靠“借芋還芋”,金陽縣幫助貧困群眾擴大魔芋種植面積5000畝以上。

  在這種激勵機制下,變化悄然發生,許多貧困戶看到別人種魔芋致富,便主動提出種魔芋。曾經讓村黨組織煩惱的問題迎刃而解:大家干勁很足,不用費很多口舌做思想工作了。

  “只有激發內生動力,幫助群眾擺脫思想觀念和知識技能上的貧困,才能讓脫貧可持續、致富有動力,才能從根子上解決涼山之貧。”喜德縣阿吼村第一書記王小兵深有感觸地說。

  如何激發內生動力?專家表示,扶貧產業擁有持久“續航力”,一方面要對貧困群眾加大技術培訓,幫助他們既富“口袋”,也富“腦袋”;一方面要引導人才回流,優化造血機能,利用“互聯網+”,拓寬產業、旅游等發展。在這項內培外引的工作中,黨組織要充當橋梁紐帶。

  新疆對剩余10個未摘帽縣、559個未退出村、16萬多未脫貧人口進行全面督戰,因村、因戶、因人施策,以興辦村級小產業拓展用工崗位,以培訓村民技能、服務就業創業激活脫貧內生動力。墨玉縣委書記張冠軍坦言:“組織貧困戶參加技能培訓、開展送技上門活動,促使貧困群眾轉變觀念,主動選擇就業、創業,這是激發內生動力最直接、有效的手段。”

  記者從云南省委組織部了解到,云南省正大力實施農村優秀人才回引計劃,由鄉鎮青年人才黨支部和村黨組織具體負責,重點摸排致富帶頭人、外出經商和務工人員等本地優秀人才情況,確定一批農村優秀人才作為回引對象,對這些人才領辦創辦農業經營實體、特色產業項目給予支持。人才的引入,較短時間內給貧困地區注入了活力,產業發展亮點頻現。

  疫后春暖,八桂大地,云端“嘹歌”唱出新韻。一場特色農產品的網絡直播活動火熱上線,一天就為廣西融水、隆林等7個貧困縣帶來超89萬的銷售額,產業脫貧路正越走越寬。

  融水縣委書記楊恩維對今年脫貧信心滿滿:“產業就是鄉親們的‘錢袋子’。憑借特色產業,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樂意來融水創業,脫貧致富更有奔頭。我相信,融水一定能夠摘掉貧困的帽子!”

  延伸閱讀

  啃下硬骨頭,黨建扶貧這樣干①:精銳集結,向“最后堡壘”沖刺

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發布時間:2020年05月15日 11:39 來源:中國組織人事報 編輯:靳建朋 打印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有獎調查

共產黨員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24993號

色天使 色天使 色天使成人网 伊人在线色天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